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合小说网 >> 前夫高能 >> S3.E19.对不起

66,

帝都的气候比较干燥, 李维斯睡着睡着就觉得喉咙疼, 想起来喝口水, 整个人却忽然被魇住了。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团团包裹,令他仿佛困在半透明的胞衣里, 怎么也挣扎不开。

迷茫间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危险的念头——宗铭!

李维斯奋力一振, 撕开包裹他的力量, 猛地坐起身来:“宗铭!”

细微的震颤回荡在看不见的空间里, 仿佛有微弱的电流在他脑海中流窜, 李维斯缓缓转身,只见宗铭躺在他身侧,高大的身躯几不可查地颤抖着,大颗的汗珠顺着鬓角滚落下来,两鬓的藤蔓纹身殷红如血。

“宗、宗铭……”李维斯有些恐慌地低声唤他,想起数月前那个超级脑爆发的夜晚,宗铭也是这样浑身震颤、汗出如浆。

他以为出院以后他已经好了,却原来他只是一直在压抑而已……

似乎听到了他的呼唤,宗铭在他的注视下缓缓张开眼睛。

那是一种非常陌生的冷漠的审视, 宗铭静静看着他,漆黑的眸子在暗夜中流动着难以形容的冰冷的意味,仿佛他完全是一个陌生人。

李维斯从没见过宗铭流露出这种酷厉刚硬的神情, 虽然他一向是冷静自持的, 但身上总洋溢着温煦甚至狡黠的气质, 令人安心。此刻的他却像是唤醒了另一种人格, 一种被超级脑深深根植的,随时随地窥伺本体的阴暗的人格,危险而诡谲。

“宗铭?”李维斯小心翼翼接近他,伸手去擦他额头的冷汗,“你醒一醒,你……呃!”

宗铭如同蛰伏的猎豹忽然掠起捕食,猛然扼住了他的咽喉!

李维斯从来不知道他的手这么大,这么冷,这么有力。宗铭的手指如同铁铸的一般,卡着他的喉咙一点点收紧,将空气一丝丝摈弃在喉管之外。

死一般的寂静,李维斯瞬间窒息,几乎听见自己的喉骨正发出脆弱的断裂声!他挣扎着想要扒开宗铭的手,但堪堪摸到他的手腕便失去意识,颓然昏厥过去。

“李维斯……Reeves!”恍惚中有人在耳边大声喊他的名字,“Perrey!”

“不不不……”有人在按压他的胸腔,捏着他的下巴将空气吹进他的喉管里,“Perrey!不不不……醒醒!”

李维斯深吸一口气,气管发出尖锐的疼痛,终于睁开眼来。宗铭汗涔涔的面孔就在他眼前,温热的水珠从下巴上掉下来,砸在他胸口,声音微微发颤:“Reeves?”

“……”李维斯张了张嘴,喉咙剧痛,无法发声。

宗铭跨坐在他身上,几近恐惧地看着他,大手由上到下抚过他的面孔,仿佛在确认他还活着。

李维斯干涩地发出一个音节,告诉他自己已经醒了。宗铭的手指停留在他下巴上,神经质地颤抖着,慢慢蜷起,良久闭了闭眼,哑声说:“对不起。”

超级脑引发的震颤已经平复,微风从半开的窗户外面吹进来,房间里弥漫着秋夜干爽的桂花香气,李维斯终于彻底恢复神智,抬手握了握他的手腕。

宗铭一语不发,翻身下床,站在床边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脱掉几乎湿透的睡衣丢在地上,赤身走进浴室。

哗哗的水声响起,李维斯头疼欲裂,恶心胸闷,休憩片刻坐起身来,拿起床头的水杯喝水,手止不住地哆嗦。这是他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他从来没有尝试过休克的滋味,那种身不由已坠入黑暗的感觉简直令人绝望,前所未有的绝望。

他忍不住地害怕,恐惧,想逃。但他知道宗铭不是故意的,此时此刻,他甚至比他还害怕,还恐惧……

水声停歇,宗铭披着浴袍出来,走到床边抚了一把他的头发。

冰凉的水珠从宗铭的发梢掉下来,他身上冷得几乎没有温度。

快十一月了,他不该洗冷水澡……李维斯抬手触了一下他的衣袖,示意他放松些。宗铭的大手滑下去摸到他的下巴,抬起来轻轻摸了摸他喉结两侧肿起来的淤青,眼中氤氲起一种难以形容的,压抑而痛苦的神色。

李维斯以为他会向自己道歉,但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走了。

李维斯静静坐了一会儿,慢慢躺了下去,迷迷糊糊睡着了。

后半夜宗铭没有回来。

天大亮的时候李维斯从噩梦中惊醒过来。梦里他走在拉斯维加斯的街道上,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勾着他的肩膀。他们穿过一个个小巷,仿佛在跟踪什么人,四周嘈杂而喧嚣,小型喷泉被微风吹拂,飘来淡淡的水汽,有人在街边拉小提琴,“匈牙利狂欢节”奏得风生水起。

他们走进一个大厅,有人向他们解说着什么,然后忽然传来野兽怒吼的声音,一头巨大的棕熊从天而降,人立起来向他扑来,巨大的嘴巴喷溅出腥臭的唾液,染着紫黑色血液的巨爪狠狠向他挥来!

枪声响起,有人抓着他的手在尖叫的人群中飞奔,他踉踉跄跄地摔倒了,看到地上躺着一具被啃咬过的尸体。

尸体瞬间化作丧失,抱着他的脖子向他脸上啃了过来,枯瘦的带着碎肉和血丝的双手紧紧扼住他的咽喉……

“啊!”李维斯大叫着惊醒,几乎被自己嘶哑的声音吓到,枕头湿透了,他不知道出了多少冷汗。

脖子上传来闷闷的疼痛,昨晚被宗铭掐过的部位红肿起来,嗓子里面更是不用说了,咽口口水都疼。

李维斯在床上坐了很久,才缓慢地爬起来去洗漱。从卫生间的镜子里,他看到自己脸色苍白,眼中带着蛛网般的红血丝,脖子上有一个乌青的手印。宗铭的手劲太可怕了,估计能徒手捏死一头牛。

李维斯觉得自己应该愤怒,最起码应该生点儿气,但他心底里完全没有这种情绪。他恨不起来,也怒不起来,他只是担心,担心宗铭会内疚,会自责,会远离他。

远离他。

李维斯捏着牙刷的手顿了一下,心里忽然烦躁起来,一种交织着恼火和后悔的情绪瞬间占据了他的脑海。现在他倒是生气起来了,但生气的不是宗铭,而是生气昨晚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事——如果他们没有回帝都,没有住进这座房子,甚至没有动过吴曼颐那张碟片,是不是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他直觉什么东西被改变了,再也回不去了,他讨厌这种改变,他想要从前那样温暖平顺的日子继续下去,但似乎已经来不及了,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李维斯有些气急败坏地洗漱着,几乎捏断了牙刷,牙龈被戳痛了,他恨恨将它丢进洗脸池,而后又捞起来洗干净,扔在镜柜里。

他觉得毛巾十分不顺眼,好像和他有仇,洗发水也超级难闻,仿佛放了无数他最讨厌的生姜。他摔摔打打地洗完澡,将洗漱用品一股脑丢在浴缸里,又像个傻逼一样把它们重新捡起来摆好。

他拿起了剃须刀,总算理智还在,在把自己英俊的面孔弄破相之前放弃了这项危险的工作。

八点五十,李维斯穿着立领T恤从卧室出来,他是在宗铭的衣柜里找到这件衣服的,穿着有点大,一看就是偷来的。

焦磊拎着四个巨大的购物袋从外面回来,一脸的阳光灿烂,仿佛没有切蛋之前的巴顿,对全世界都充满深沉的爱。他看到李维斯身上宽大的衣服,哈哈笑着说:“你在扮沧桑吗?领导的衣服挺好看啊哈哈哈哈但完全不适合你,我穿还差不多……这件挺贵的吧?”

李维斯生无可恋地看着他,忽然意识到有个会察言观色的哥们是多么重要了。

“我买了早点,包子稀饭凉拌菜,还有新鲜的葡萄。于大夫说早餐得搭配点水果才有逼格……呃不对,是有营养。”焦磊絮絮叨叨地说着,将购物袋放进厨房里,拎着早餐放在餐桌上,“领导呢?”

“我去叫他。”李维斯估计宗铭在二楼,顺着扶梯上去找他。焦磊听出他声音不对,担心地问:“你感冒了吗?嗓子怎么哑了?”

“上火。”

“那给你炖个冰糖梨啊?”焦磊问道,不等他回答,已经去厨房找炖锅了。

二楼一上去是一个小小的过厅,铺着米色短毛地毯,摆着一个纯白色的吊篮椅,一看就是女孩子的审美。卧室的门虚掩着,李维斯轻轻敲了敲,推门进去,看见宗铭靠在窗前的小沙发里,沉沉睡着。

这是吴曼颐的房间,家具都是温婉华丽的欧式风格,罩着纯白的半透明防尘罩,让人无端想起敛房那些盖着白床单的尸体,冰冷而了无生气。宗铭裹着黑色浴袍,突兀地出现在一片白色当中,与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

李维斯只往前走了两三步,他就惊醒了,眯着眼睛看向他的方向,缓慢地站起身来。

他们面对面看着对方,一时间诡异地沉默了,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是李维斯知道自己绝对不想听任何道歉,于是先开口了:“去吃饭,焦磊买了早餐。”

宗铭揉了揉脸,走过来,伸手想要像平时那样搭他的肩膀,但放弃了,改而握住门把手,说:“走吧。”

李维斯莫名其妙生气起来,又想摔毛巾扔牙刷以及丢洗发水了。

他们沉默地下楼,焦磊在客厅里打电话,语气带着小心翼翼的谄媚:“于医生,嘿嘿,是我啊,焦磊,你起来了么?吃了么?冰箱里有我包的粘豆包,你热一下就能吃……没事我就是问候一下你,那什么,于果在吗?我能和他说说话吗?”

那头大概是于果接了电话,焦磊立刻高兴起来,不是面对于天河那种局促的讨好,而是发自内心的真的高兴:“于果啊,我是你石头叔啊,嘿嘿,我也想你了,你记得有空去给菠菜浇个水啊,后院的小树苗也要浇水,别浇太多啦,淹死个屁的就完蛋了,我们明年就没果子吃了啊!”

李维斯忽然特别羡慕他这种万事不走心的性格,昨晚的事换了焦磊会怎么做呢?和宗铭打一架然后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吗?

这想法让他有些想笑,于是嘴角勾了一下。

焦磊打完电话,回头看见他们下来,立刻用自己热情洋溢的问候缓解了他们之间尴尬的气氛:“哎呀妈呀,领导你还没换衣服啊,你跑到上面去干啥了?你们昨晚搬到楼上去住了么?那我可以住大卧室么?书房的沙发床有点儿小,我的脚悬空了一晚上都有点肿了。”

“那张沙发床好像还能再拉开一截。”李维斯坐到餐桌前,说,“一会儿我研究研究。”

“咦是吗?我咋没发现,没事我自己弄吧。”焦磊说,“你还是别说话了,嗓子这么哑,我给你炖了冰糖梨,一会儿好了叫你吃。”

李维斯之前没发现他居然有人|妻属性,虽然五大三粗像个炮仗似的,过起日子来却特别踏实,又是种田又是做饭,搁在末世种田文里一定是最受欢迎的男主角。

宗铭去卧室换了衣服,出来坐到李维斯旁边,像往常一样打开稀饭盖子摆在他面前,又拆开一次性餐具将勺子递给他。李维斯不知为何稍微高兴了些,现在好像任何和往常一样的事情都能让他稍微高兴一些。

他觉得自己特别怀旧。

喉咙肿痛,喝稀饭都困难,但李维斯直觉自己不喝完的话可能宗铭会难过,于是忍痛全部喝完了。

饭后焦磊收拾厨房里那一堆新买的食材和生活用品去了,李维斯有些头疼,回主卧躺在床上假寐,不知不觉睡着了。

恍惚中有人推门进来,他张开眼睛看了一眼,是宗铭,抱着一套基佬紫笔记本手机以及手表,说:“东西送来了,你睡吧,我装好了叫你。”

宗铭坐到窗前的沙发椅上,打开笔记本下载安装各种APP。李维斯侧过身向着他的方向,枕着自己的胳膊看他忙碌,T恤拉链滑下去一截,露出受伤的脖子。宗铭感受到他的视线,转头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伸长胳膊摸了摸他的后颈,拇指轻轻摩擦他的喉结,问:“疼吗?”

“不。”李维斯违心地说,继而觉得太假,又说,“有点麻。”

宗铭的眼神非常复杂,复杂得以李维斯的笔力都无法准确描述。少顷他垂下眼,松开了手,说:“我今晚搬去楼上住。”

李维斯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反对,半天才说:“我一会儿去给你收拾床铺。”

“我自己弄,你睡一觉。”宗铭说着,低头继续鼓捣电脑。

至始至终他只在把他救醒的那一刻说了那一句“对不起”,再没有说过任何道歉的话。但李维斯觉得他把一些东西装在心里了,比说出来纠结一万倍。

李维斯暗暗叹了口气,问他:“于哥会有办法吗?”

宗铭的手顿了一下,说:“回头问问他。”

李维斯有点安心,于天河那么厉害,一定能想到办法的吧,还有刑事侦查局的专家……等他们抓住一个活的,完好无损的超级脑,也许能找到解除它的办法。

迷迷糊糊睡了一觉,再醒来的时候李维斯感觉自己好多了,喝了焦磊炖的冰糖梨,嗓子似乎消肿了一些,说话也顺畅起来。

工作必须要开展了,宗铭将他二十万字的百合宫斗文全部打印了出来,一张一张贴在墙上,总结了一个非常详细的大纲,给他分析问题:“你的主角三观太正,太温吞,为了让凶手注意到你,必须把她扭过来……她现在对淑妃是尊敬和信任的,你得让她变得有野心,把淑妃当做往上爬的垫脚石。”

李维斯一个头两个大:“她和淑妃又没有仇,淑妃还帮了她那么多,她为什么要黑化啊?”

宗铭说:“让梅妃杀了她的好闺蜜王才人,她为了给王才人报仇,决定利用淑妃弄掉梅妃,这样逻辑就成立了——淑妃对她再好,也比不上王才人的发小情谊。”他在纸上迅速写着主角后续的心路历程,“等梅妃倒台了,主角感受到权利和宠爱的滋味,开始真的黑化,假意投效皇后,作为卧底潜伏在淑妃身边,弄死淑妃,下一个目标就是皇后了,期间还要打脸,打嬷嬷的脸,打太监的脸,打云姑姑的脸……”

李维斯梦幻般听着他架构人物关系,感觉自己比他真是差远了,如果宗铭早点去百合频道写文,估计就没孙萌什么事了,先死的肯定是他——他的脑洞太变态了!

“她的CP也要改,现在是年上养成,不行,改成虐恋情深。”宗铭口若悬河地说,“主角巴结谄媚,装白莲花邀宠,时间长了内心的苦闷需要宣泄,所以把CP当成发泄的对象。她一边各种欺辱和虐待她,一边又觉得内疚,痛苦,然后就开始自残……哦对,她要用色|相勾引皇后,身上不能带伤,你知道有什么看不出伤痕的自残方式吗?”

这问题把李维斯难住了,倒是焦磊跑来出主意:“扎针呀,容嬷嬷就是这么折腾紫薇的!”

“扎针能行吗?”宗铭不太相信他,掏出手机打电话问于天河:“天河,用针扎人能留下伤痕吗……不是尸体,是活人……哦,那要扎哪里啊?扎多少会被看出来?”

那头于天河特别详细地给他介绍了一遍,问:“你要干什么啊?改行当凶手吗?”

“没,我就想知道怎么自残可以不伤着自己的身体。”

于天河惊悚了:“你要自残?你良心发现觉得自己作孽太多要赎罪了吗?”

“我在写小说。”宗铭说,“焦磊说嬷嬷扎针看不出来。”

“神经病!”于天河斥道,“这种事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你自己不会百度吗……等等你写什么小说啊?你疯了吗?你从小到大写的作文都没及格过!”

“我属于大器晚成。”宗铭说,“你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我伟大的人生。”

于天河沉默两秒,挂了电话,连骂都懒得骂他了。

接下来的大半天,他们都在讨论“如何把一本温馨和谐宫斗文改成一本暗黑虐恋宫斗文”的重大课题。作为真正的作家,李维斯最后居然被小组边缘化了,完全插不上嘴,宗铭和焦磊倒是相谈甚欢,一个负责把握让主角黑化变态的大方向,一个负责提供让琼瑶奶奶都虎躯一震的狗血梗,简直双剑合璧,所向无敌。

李维斯成了书记员,替他们记录整理讨论结果,一边感叹宗铭学识渊博,阅变态无数,一边感慨焦磊四百集台湾伦理剧没白看,果然满脑子都塞满了电闪雷鸣的撕逼大戏。

他说喜欢猫腻蝴蝶蓝唐家三少什么的,完全是胡扯吧?他的书单里应该都是《邪医王妃——冷漠王爷别追我》、《萝莉妈咪带球跑》之类的女频文吧?

不知道让他们俩合写一个文,会不会红透半边天?

到晚上十点多,新的大纲已经彻底整理起来了,洋洋洒洒写满了十张A4打印纸,李维斯生无可恋地看着疯狂过山车一般的剧情,天津大|麻花一般的人设,感觉这应该是轩辕飘飘人生中最后一部作品了。

除了笔名自杀,他再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别的选择。

“明天开始写正文吧。”宗铭拍拍他的肩膀,“今晚早点睡,好好休息……我上去了。”

“我帮你收拾。”李维斯跟他上了楼,把防尘罩收起来,铺上干净的被单,还想擦擦桌子拖拖地,被宗铭阻止了:“下去睡吧,我自己弄就行。”

李维斯点点头,独自下楼,回到主卧躺在床上,总觉得自己好像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做。

想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等宗铭。

他好像已经习惯等他了。

这习惯不好,要改。

应该不难吧。

喜欢前夫高能请大家收藏:(www.ac139.com)前夫高能天合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前夫高能最新章节 - 前夫高能全文阅读 - 前夫高能txt下载 - 绝世猫痞的全部小说 - 前夫高能 天合小说网

猜你喜欢: 道士房东,快开门地府侦查局天师一场车祸把我送到了轮回世界青行灯无敌蛇宝:休掉亿万爹地地府建设计划书前夫高能邪恶驱魔师:鬼夫,来战诡婳之说重回末世前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我的契约鬼夫地府恋爱指南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冥婚惊情:鬼君,心尖宠!猫言者豪门重生:鬼眼女相师阎王妻山河集天命新娘我是棺材女罪爱安格尔·黎明篇不要睡我的床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九幽魂玺
完本推荐: 逆鳞全文阅读神级大魔头全文阅读崛起美利坚全文阅读极品隐身小鬼医全文阅读席卷晚明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阴阳鬼术全文阅读疯狂神豪玩科技全文阅读天生科技狂全文阅读魔域全文阅读吞天骨帝全文阅读天上掉下个空间塔全文阅读洪荒奇门全文阅读恶魔法则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观战系统全文阅读星神兵王全文阅读鼎定仙域全文阅读红警之科技帝国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春秋我为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首富小村医穿去史前搞基建恐怖片场如果能少爱你一点神魔之玥上为尊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从治愈系主播开始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进化之眼异能神医在都市永恒圣王嫁入豪门77天后每秒都在升级婚后忽然得宠我的帝国无双箭魔天神诀庆余年之我的老婆叫叶轻眉我要做阎罗都市超级医圣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天龙神主女权世界的真汉子冥界美人手札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重回二零零五魔邪之主寒门祸害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超级锋暴

前夫高能最新章节手机版 - 前夫高能全文阅读手机版 - 前夫高能txt下载手机版 - 绝世猫痞的全部小说 - 前夫高能 天合小说网移动版 - 天合小说网手机站